> > 欢迎来到破产管理人网

吉尔达鞋业走出困境的背后

????2018-2-26 9:18:05

吉尔达鞋业走出困境的背后

对于深陷担保链4年多的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下称吉尔达鞋业)而言,今年春节后将不再受困于担保链的泥淖,重获新生。

一年前,我市相关部门对吉尔达鞋业启动“预重整”机制,本月8日,温州中院裁定批准其重整计划。

近日,战略投资人温州维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维度投资)全面接管吉尔达鞋业,春节后复工,该公司将全面主导吉尔达鞋业的经营战略,包括吉尔达鞋业原老板余进华在内的高管团队,仍会留在新生后的吉尔达鞋业,负责经营管理。

深陷担保链,吉尔达鞋业4年未“冲”出危局

创立于1991年的吉尔达鞋业,是温州较早出名的民营鞋企之一,在国内有较高知名度,曾连续五届获得“中国真皮鞋王”称号。

然而,发展蒸蒸日上的吉尔达鞋业,没有躲过2011年的民间借贷风波。2013年,吉尔达鞋业陷入担保链危机,公司资金严重不足,生产经营也陷入困境。

吉尔达鞋业为多家中小型企业担保融资,而这些中小型企业资不抵债,吉尔达鞋业需承担担保连带责任。来自温州中院一份公开信息显示,吉尔达鞋业账面负债6.83亿元,涉及15家银行及十余家担保企业。

温州市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人士说,吉尔达鞋业自身主业经营并没有问题,每年创税还有1500多万元,只是受担保链拖累,资金链出现问题。

正是吉尔达鞋业的主业——制鞋还能源源不断地创造利税,2013年11月,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将该公司列入重点帮扶解困企业之列。

相关知情人透露,2013年以来,吉尔达鞋业也一直在努力摆脱困境,但其背负的担保链包袱太重,一直未能“冲”出危局。

这种情况下,随着时间推移,吉尔达鞋业可能面临破产清算的局面。

启动预重整,帮助陷入困境企业获得新生

市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人士说,吉尔达鞋业的债权人大部分是金融机构,而且其担保的企业大多破产清算,为其担保的企业不少是我市知名企业,一旦按日常涉险企业的重整方案实施,可能无法实现重整,最终导致企业破产清算。“吉尔达鞋业的品牌知名度较高,主业盈利能力仍比较强,进行破产清算对我市实体经济的影响可想而知。”

2017年2月24日,市政府决定对吉尔达鞋业创新启动预重整机制。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被委任为吉尔达鞋业预重整管理人。所谓预重整,是指当事人在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之前就重整事项进行谈判并达成重整计划草案的一种困境企业拯救机制。

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会议主席瞿韶军介绍,预重整机制打破了原有破产法理念,让困境企业与债权人自主协商,通过再建型债务清理实现企业重生;同时,预重整机制也将传统重整程序中的重整计划制定、表决及债务人信息披露等核心步骤,移至正式的司法程序开始之前。

瞿韶军称,预重整机制的实施,在我国破产法中并没有条文可参照,在国内可借鉴的案例也寥寥无几,但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在其破产法中是有相应条文的,也有不少案例,这次吉尔达鞋业的预重整吸纳了国外的一些经验,然后进行创新。

经过近10个月的努力,吉尔达鞋业于2017年12月18日向温州中院申请重整。

今年2月8日,温州中院裁定批准吉尔达鞋业的重整计划。这预示着吉尔达鞋业的重整终结,接下来进入重整执行期。

“只用50天时间,吉尔达鞋业的重整计划就获法院裁定批准,这都是采取预重整机制的结果,也使该公司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新生。”瞿韶军说,战略投资人已于近日全面接管吉尔达鞋业的股份,春节后战略投资人将会注资,帮助吉尔达鞋业获得新生。

预重整过程,每个环节有法可依,涌现多项创新之举

在对吉尔达鞋业启动预重整机制时,预重整管理人计划在9个月内让吉尔达鞋业获得新生。最终,用了近一年才实现。

在瞿韶军看来,吉尔达鞋业预重整周期变长,主要是其中有不少环节需做到有法可依,而且每一环都要做到位,不然随处都有可能导致预重整失败,无法让吉尔达鞋业获得新生。

回看吉尔达鞋业的整个预重整之路,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受到了政府部门及各方的重视和支持,其中多个关键环节都得到妥善处置。比如预重整管理人在查验吉尔达鞋业债务与资产时,发现该公司在广东中山有一笔房地产投资,股权价值还有8000万元左右,如果处置不好这笔股权,预重整方案将无法施行下去。

“我们与债权人展开协商,制定出可行性方案,程序复杂,花费的时间比预期的长,还好最终实现中山这笔股权如期拍卖出去。”瞿韶军说。据了解,这也是我市民企股权成功拍卖的首例。

由于吉尔达鞋业的债权人以金融机构为主,各个金融机构均担心债权利益受损,如果整体债权重整方案得不到各方认可,很有可能前功尽弃。因此,预重整管理人又根据银监会相关规定,创新性地成立了金融债权人会议,通过该项会议,将相应情况说透,相应方案得到整体债权人认可。

瞿韶军透露,一开始不少金融债权人并不理解预重整中出台的相应方案,担心管理人偏袒吉尔达鞋业,其债权受到损害,最终我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到这些金融债权人的总行解释情况。

从目前来看,对吉尔达鞋业施行预重整机制,如果没有“府院联动机制”,也有可能会不成功。在预重整期间,不仅相关政府部门积极出面协调政策,市中院也成立专门小组,与政府及管理人对接,并将实施相应方案中遇到的法律与程序问题,快速地向省高院汇报,使吉尔达鞋业的预重整事宜获到了司法部门的整体认可。

瞿韶军说,由于预重整期间就出台了一份《重整计划(草案)》,并提前提交给债权人,这样相应债权人对整体方案有充裕的审查时间,在正式表决相应方案时也会变得更快。

正因预重整实施过程中每一环均有法可依,使债权人最终在表决重整方案时,以88.37%赞成获得通过。根据规定,债权人表决重整方案,要获2/3的债权人赞成。

相关人士表示,目前重整成功的企业,重整方案获得债权人近9成赞成是很少见的。

预重整成功,债权人受益,吉尔达鞋业进入重整执行期

根据吉尔达鞋业的重整方案,供应商、内部员工等方面的债权获得了100%的偿还,而作为债务重头的金融债权,相应金融债权人最终获得的清偿比例也远高于3%左右的预期。

瞿韶军说,接下来的一年是吉尔达鞋业的重整执行期,预重整管理人仍会监管吉尔达鞋业的债务清偿、战略投资人的后续投入等事宜。

目前,吉尔达鞋业原老板余进华等股东,均已将相应股权转给维度投资,维度投资也专门成立公司参与到吉尔达鞋业的经营管理。据了解,维度投资拿出了其中15%股权,对余进华等高管团队进行激励,以使吉尔达鞋业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发展。瞿韶军预计,维度投资对吉尔达鞋业的整体投入将超过1亿元。

市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透露,随着吉尔达鞋业预重整的成功,不少涉险企业也有意采取预重整机制,以获取新生,我市将谨慎筛选适合的涉险企业启动预重整机制。

瞿韶军认为,吉尔达鞋业能成功实施预重整机制,主要是这家企业陷入担保链危机后,并没有转移资产,也没有逃废债,预重整期间也未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债务,而是努力经营企业,“冲”出危局。“今后政府部门对涉险企业启动预重整机制,要做好前期的尽调,以免帮扶了那些不该帮扶的涉险企业。”

瞿韶军坦言,在为吉尔达鞋业引进战略投资人时,并没有考虑同行业企业,而是选择一家投资机构,主要想通过预重整机制,激活温州充裕的民间资本回归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晋城晋邦大酒店有限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顺利召开
温州一知名企业被申请破产清算
中国破产法论坛﹒破产法配套制度专题研讨会在温州成功召开
“个人破产立法与营商环境”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
温州华利集团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表决通过
杭州千岛湖新概念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顺利召开
【征稿】《破产实务前沿》邀您共筑破产法阶梯
征文公告 | 中国破产法论坛·破产法实施配套制度专题研讨会
河南高院印发《关于切实发挥破产审判职能服务保障全省国有企业改革若干问题的意见》
破产重整府院联动 云南僵尸企业的重生之路
市场化破产高峰论坛在深圳成功举办
如何召开大型网络债权人会议
长城影视重组方案再“缩水”
无锡成立江苏首家破产管理人协会
关于推荐“广东省法学会破产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理事候选人及学术研讨会论文征集的函
第二届“西部破产法论坛”圆满闭幕
深圳中院探索破产财产网拍新模式
厦门市破产管理人协会召开破产实务座谈会
德和精品律所联盟企业重组与破产专业中心今成立
泉州中院积极探索破产审判经验 案件审理数量全省第一
新三板首例!“破产第一股”ST展唐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
做好破产业务应具备的能力
抚顺特钢易主,“钢铁沙皇”沈文荣成实际控制人,700亿元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行将完成
张宏伟 朱淼蛟:论法院对破产管理人的管理与监督
房地产开发企业破产法律实务研讨会在宣城举行
以司法之力助推社会信用修复——鞠海亭
杜万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 全力服务发展大局
依法推进破产审判工作 妥善处理“僵尸企业”
成都市破产管理人协会成立
全国各地优秀管理人团队征集的通知
论坛征文 | 第二届西部破产法论坛征稿公告
河南将用3年时间处置省属“僵尸企业”
东北特钢集团正式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计划草案
全国部分法院破产重整工作座谈会召开
重庆借鉴“个人破产制度”巧结系列借贷案
首部破产重整纪实大片周日央视开播啦
在全国法院执转破工作视频会议上的讲话(第三部分)
在全国法院执转破工作视频会议上的讲话(第二部分)
在全国法院执转破工作视频会议上的讲话(第一部分)
规范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 保障执行与破产程序有序衔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指导意见
徐根才:市委书记点赞的“破产专家”
揭秘“破产管理人”
2012年浙江法院企业破产审判报告
湖北高院出台意见 为处置“僵尸企业”提供司法服务
充分认识执行案件依法移送破产审查工作重要意义
北京一中院采用竞争方式指定首例“执转破”案件管理人
从门外汉到专业人士,陈默拒绝“沉默”
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 去产能,更严格更坚决
湖南法院五年审结破产案525件,化解破产企业债务近700亿